弹棉花匠人陆雪琴: “温暖手艺”弹响37载

更新时间:2021-01-20 06:00 作者:皇冠真人

  在新安镇舍南村有一家弹棉花店。店不大,30来个平方,中间摆着一张平整的木板床,弹棉花“三大件”(磨棉机、弹棉机、棉线机)占据了大半空间,案板上整齐地堆放着刚做出来的新棉被。

  店的主人叫陆雪琴,今年55岁。她弹棉花弹了37年,在年复一年纷飞的棉絮里,她的青丝被染白。

  “弹棉花啊弹棉花,半斤棉弹出八两八,旧棉花弹成了新棉花呀,弹好了棉花那个姑娘要出嫁……”这首乡村民谣,陆雪琴弹棉花时常哼唱。

  每年进入10月下旬后,气温下降,陆雪琴一家忙碌的弹棉花生意开始了。伴随着老式弹棉花机轰鸣的机械声,陆雪琴和丈夫沈六根戴上口罩,右手背着弹弓,左手拿着木槌,在棉絮飘飞的环境中娴熟地重弹棉花、研磨棉絮再固定上线,一个小时后,一床六七斤重的棉被就翻新完毕了。

  陆雪琴18岁那年,跟着邻居陆熊乾开始学弹棉花。上丝、弹花、网线、棉盘,从易到难,两年后陆雪琴出师了。据她回忆,陆熊乾是他们村唯一一个弹棉花匠,也是附近一带最有名的弹棉花老匠人。“入行容易精通难,这一行最讲究手艺。”这是陆熊乾常常对陆雪琴说的话,“弹棉花功夫全在一双手上,弹棉花的力度、拉线的精准度等都要严格把控。”

  起初,陆雪琴跟着师傅赶场,“以前弹棉花需要各地游走,背着弹弓边走边吆喝‘弹棉花咯’。”这棉被打得越实,起珠越小,手艺活越高超,回头客就越多。两年后,陆雪琴独自背着弹弓穿梭在新安的大街小巷。在弹棉花途中,认识了爱人沈六根,从此妇唱夫随。

  随后几年,陆雪琴夫妇俩用多年的积蓄盖了新房,也将家里的老房子变成了自己弹棉花的作坊。有了固定的点,结束了背着弹弓走江湖的生活。

  见过陆雪琴夫妇俩弹棉花技术的人,一定会感叹,原来一床棉被是这样做出来的。陆雪琴将棉花铺到木板床上,然后背起弹弓,微微弓着身子,左手扶住弹花弓右手握着弓锤,拨动弓弦,“嘣嘣嘣”的声音就从弦上发出。等棉花团充分散开后,上下左右弹打蓬松,再按照客人要求的长度、宽度将棉花铺成型。弹好的棉被成型后,沈六根开始帮妻子在棉被上铺开网纱,网纱是为了防止棉絮钻出来。最后用竹制的棉盘将棉花压实,一床棉花被就完成了。

  因为工艺繁杂,陆雪琴夫妇一上午只能做两床棉花被。但也有客人会质疑,棉絮会松散。为了打消客人的疑虑,陆雪琴承诺先拿去盖三年,三年后这床棉被不松散,再来给工钱便行。

  新老面孔的顾客们来来往往,却没有一人提出棉被松散,陆雪琴的手艺也获得了大家的认可。

  翻新一床旧棉絮,一般要五六个小时。“老手艺都是慢工出细活,又苦又累还赚不了几个钱。”陆雪琴表示,和早些年相比,这些老手艺店的生意大不如前,现在弹棉花主要采用机器操作,一床新棉被弹下来不用两个小时。

  如今棉被逐渐被品种繁多、色彩斑斓的腈纶被、羽绒被、蚕丝被等取而代之,早已看不到弹棉花师傅身背弹弓走街串巷的身影。弹棉花这个老手艺也已经慢慢淡出了人们的生活,一些老伙计也纷纷转行。

  就在今年的1月,陆雪琴和丈夫忙完最后一单棉花被,关上了作坊的那扇大门,再也没打开过。屋里,弹棉花“三大件”依旧安静地立在那里,好像在等待着重启。

  “弹棉花啊弹棉花,半斤棉弹出八两八,旧棉花弹成了新棉花呀,弹好了棉花那个姑娘要出嫁……”


皇冠真人
上一篇:柯桥日报 数字报纸
下一篇:经济管理学院成功举办首届前湖会计论坛2018